18岁都可以公投了,「投票权」为何13年来迟迟无法下修到18

2020-08-08
标签: 主页 > 学者能源 >18岁都可以公投了,「投票权」为何13年来迟迟无法下修到18 >

立法院法制局11月提出多场修法研析报告,其中,针对选举权是否应该下修到18岁、监察院弹劾案是否该记名,都提出了法制局的报告及见解。法制局认为,将选举权下修到18岁、扩大青年公民参政权已经是「世界趋势」,建议修法。对于监察院弹劾案是否该记名投票,法制局也建议因应阳光政府、资讯公开立法潮流,弹劾案应该记名投票。

「18岁投票权」牵涉修宪,推了13年

(中央社)立法院法制局11月提出「未具选举权之公民投票权人,于投票日的劳动休假日权益研析」,研究报告中除了建议公投投票日明定为应放假日,也主张下修选举投票年龄门槛。

依据中华民国《宪法》、《总统副总统选举罢免法》及《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相关规定,中华民国国民年满20岁者,有依法选举之权。

法制局在研究报告中对于选举投票年龄问题指出,目前朝野虽然已有共识将选举投票年龄门槛下修,但修正的方式,各界仍有不同的看法。有鉴于《公民投票法》已下修投票年龄门槛订为18岁,基于「法律秩序的安定性」,建议检讨修正相关法律的选举罢免投票年龄,以使法规与国民意志相结合,并为国人接受与依循。

立法院法制局指出,目前世界上有超过168个国家投票年龄都在18岁(含)以下,并有约超过九成的国家,都将公民投票年龄订为18岁。邻国日本已在2015年通过《公职选举法》修正案,将投票年龄下修(从20岁降为18岁),并从2016年举行的参议院期中选举开始适用,显见「投票年龄门槛下修」与「扩大青年公民参政权」已是世界趋势。

日本选举权年龄下修至18岁 东亚仅台湾维持20岁 18岁投票权是全世界的民主潮流,「中华民国」跟上了吗?

台湾最早推动下修选举年龄限制的是「台湾青少年权益与福利促进联盟」(台少盟),台少盟的网页介绍,他们从2005年底就开始研议推动降低投票年龄运动,希望让18岁青少年及早拥有投票权,使青少年的意见能广纳于各项公共政策决策中。2014年,台少盟与多个关注青少年权利的学生团体、青少年团体等组成「十八岁公民权推动联盟」。

2017年,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也针对投票年龄下修至18岁提出讨论,其中,正方认为应该修该的理由,除了上述的「顺应世界潮流」,另外还包括,18岁至20岁的族群,虽享有刑事责任与服兵役责任,然却无投票权,权利与义务上不对等。此外,正方认为,随着资讯发展与时代进步,年轻人在吸收知识与资讯管道上,已比过去增加许多。对于该族群思考能力与独立判断能力,应有别以往。

反方则认为,民法成年具完全行为能力者,代表在私法上能与他人签订有效契约者,才能与政府签订契约,也就是「选举」,18岁不具完全行为能力,所以不该赋予其投票权与政府签约。另外也有认为,下修投票权事涉修宪,必须付出一定的社会成本。

但2018年,《公投法》修法通过后,除了连署门槛、通过门槛降低,也下修了公投投票年龄至18岁,从民调来看,《公投法》修正后,下修选举权年龄限制的反对声量大幅减低,同意比例也增加。

11张图告诉你,看起来像天书的公投在「公啥毁」?

《自由时报》报导,其实对于下修选举年龄,朝野早就有共识,十八岁公民权推动联盟召集人叶大华认为,之所一直无法在立法院发起宪法修正案(立法院通过后,还得交由全民公投複决),真正阻力就是政党在算计,各政党都有自己想推的修宪案,希望将下修选举权的案子与其他修宪案绑在一起,就会因为政治僵局而卡住。

监察院弹劾案改成「记名投票」

根据现行的《监察法施行细则》第5条,「弹劾案审查会投票时,应有审查委员9人以上之出席,由出席委员用无记名投票表决,以投票委员过半数同意成立决定之。但弹劾案属社会瞩目且具影响性者,得经审查会出席委员过半数同意以记名投票表决之。」简单来说,就是「原则上不记名表决,记名表决是例外」。

《联合报》报导,因过去关说纵放酒驾嫌犯的前基隆市长张通荣、涉洩密的前检察总长黄世铭等弹劾案,法院都判有罪,但弹劾案却没有通过,引发社会高度争议。《自由时报》报导,2018年2月蔡政府提名的新监委上任后,提案修改《监察法施行细则》。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员会10月29日审查通过《监察法》部分条文修正草案,明定弹劾案审查会应原则上「公开记名」投票表决。全案提报院会,院会审议前须交党团协商。

监察院首次记名投票,全数通过弹劾「前教育部长」吴茂昆

(中央社)立法院法制局11月提出「监察法因应弹劾案记名投票与公开审查决定之修法研析」,报告中指出,观诸现代西方国家制度演变趋势,弹劾权的重要性已渐渐降低,因为民主国家可以藉由司法权独立惩罚不法,国会也可藉由预算权、立法权、质询权、不信任权监督行政权,因此,近年来各国行使弹劾权的情形并不多见。

不过,法制局在报告中也表示,在中华民国五权宪法体制下,监察院是宪法设置并赋予特定职权的国家宪法机关,弹劾权仍是现行宪法明文赋予监察院的权限。

针对弹劾案审查投票採记名或不记名,法制局认为,独立机关的设立目的,是在追求宪法上公共利益,因所职司任务的特殊性,任务执行绩效必须透明、公开,以方便公众监督,依法独立行使职权的合议制机关的资讯公开,已成为立法原则。

立法院法制局建议,立法决定弹劾案应採记名投票与审查决定应公开,但若有其他相关法律规定,例如国家机密保护法、政府资讯公开法等应保密或不予公开的情事,法制上应可併同考量明定若干例外不予公开的情形,以资完整且明确规範。

法制局认为,立法权如果以法律明定弹劾案应採记名投票与审查决定应公开,并不会对监察院行使弹劾权造成实质妨碍或剥夺宪法赋予监察院的核心任务,「弹劾案应否记名投票与审查决定应否公开,核属立法裁量空间,可由立法决定」。

此外,对于现行将弹劾权投票原则订定在《施行细则》中,法制局研究也建议,参考同属五院等级的立法院职权行使法针对紧急命令追认案、人事同意权案、覆议案、不信任案等宪法权限的投票原则于法律位阶明定,弹劾权既属监察权主要权限,且来自宪法赋予,投票原则于《监察法》中明定,似较于《施行细则》中订定为妥适。

法制局指出,现行《监察法》是1948年制定,最后一次修正为1992年,迄今已经超过26年未曾修正。因应阳光政府、资讯公开立法潮流,《监察法》有修正的必要。

依立《法院组织法》第20条规定,法制局掌理包括关于立法政策的研究、分析、评估及谘询事项;关于法律案的研究分析、评估及谘询事项;关于外国立法例及制度的研究、编译及整理事项;关于法学的研究事项;其他有关法制谘询事项。

阅读 (107) 评论 (131) 收藏 (291) 转载 (899)
相关阅读
焦点能源科技|科技关注|小米新奇|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